<u id="wicv4"></u>

<u id="wicv4"><video id="wicv4"><input id="wicv4"></input></video></u><i id="wicv4"><source id="wicv4"><input id="wicv4"></input></source></i>

駐馬店融媒宣傳下載
您當前所在位置:駐馬店廣視網>文旅> 正文

分 享 至 手 機

理念創新 箭扣長城修繕的“新”與“舊”

時間:2022-08-23 09:51:51|來源:新華網|點擊量:24463

理念創新 箭扣長城修繕的“新”與“舊”

工程師程永茂在展示一塊箭孔磚。他介紹,不同工匠燒制的磚花紋各異(8月16日攝)。

時值末伏,北京市北郊山脊上,箭扣長城的兩個修繕段施工正酣。位于箭扣長城西面的“西大墻”是箭扣長城第四期修繕工程所在地,長達1678米的墻體上坐落著8個敵臺。按計劃第四期修繕工程將于10月底完工,目前工程已完成約70%。

長城修繕依然堅持“最小干預、修舊如舊”原則,盡量用老磚、循古法,在保證長城本體安全的前提下,保留長城的“舊”,這已是近年來北京市修繕長城的成熟經驗。

“西大墻”東南方向、長約486米(141至145號敵臺)的墻體上正在開展一場“研究性修繕”。與一般性修繕工程不同,研究性修繕不僅要排險、加固,還要通過考古、建筑、材料、施工技術、植物等多學科合作,研究長城本體的演變過程、病害成因、賦存環境等。在現場,北京市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員尚珩指著145號敵臺一處坍塌的墻體說:“殘貌本就是長城古遺跡文化的一部分,我們選擇保留這種坍塌狀態而不去復原,讓更多人了解墻體的病害根源和倒塌時序。”

自2021年起,北京市把長城保護工作的重心由長城一般性保護工程向研究性修繕項目轉變,這是一次對長城保護修繕的新探索。通過前期考古,箭扣長城的研究性修繕已完成145、144、143號敵臺的發掘工作。文保人員明確了敵臺的建筑形制、工程做法,首次發現敵臺內部的明代火炕、灶址等生活設施遺跡,還出土了明代石碑、瓦當、武器等文物,有助于了解古代戍邊將士的生活,為后續修繕方案提供設計依據。

箭扣長城修繕項目是長城國家文化公園(北京段)建設的重點項目。目前,總長約10公里的箭扣長城已完成和正在修繕的段落已達5公里。經國家文物局同意,全國首個長城保護修復實踐基地于2020年9月在箭扣長城腳下掛牌成立,對全國長城保護工作起到了示范推動效果。

新華社記者 李京 攝

理念創新 箭扣長城修繕的“新”與“舊”

工人在“西大墻”段向修繕中的敵臺運送施工材料(8月16日攝)。

時值末伏,北京市北郊山脊上,箭扣長城的兩個修繕段施工正酣。位于箭扣長城西面的“西大墻”是箭扣長城第四期修繕工程所在地,長達1678米的墻體上坐落著8個敵臺。按計劃第四期修繕工程將于10月底完工,目前工程已完成約70%。

長城修繕依然堅持“最小干預、修舊如舊”原則,盡量用老磚、循古法,在保證長城本體安全的前提下,保留長城的“舊”,這已是近年來北京市修繕長城的成熟經驗。

“西大墻”東南方向、長約486米(141至145號敵臺)的墻體上正在開展一場“研究性修繕”。與一般性修繕工程不同,研究性修繕不僅要排險、加固,還要通過考古、建筑、材料、施工技術、植物等多學科合作,研究長城本體的演變過程、病害成因、賦存環境等。在現場,北京市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員尚珩指著145號敵臺一處坍塌的墻體說:“殘貌本就是長城古遺跡文化的一部分,我們選擇保留這種坍塌狀態而不去復原,讓更多人了解墻體的病害根源和倒塌時序。”

自2021年起,北京市把長城保護工作的重心由長城一般性保護工程向研究性修繕項目轉變,這是一次對長城保護修繕的新探索。通過前期考古,箭扣長城的研究性修繕已完成145、144、143號敵臺的發掘工作。文保人員明確了敵臺的建筑形制、工程做法,首次發現敵臺內部的明代火炕、灶址等生活設施遺跡,還出土了明代石碑、瓦當、武器等文物,有助于了解古代戍邊將士的生活,為后續修繕方案提供設計依據。

箭扣長城修繕項目是長城國家文化公園(北京段)建設的重點項目。目前,總長約10公里的箭扣長城已完成和正在修繕的段落已達5公里。經國家文物局同意,全國首個長城保護修復實踐基地于2020年9月在箭扣長城腳下掛牌成立,對全國長城保護工作起到了示范推動效果。

新華社記者 李京 攝

理念創新 箭扣長城修繕的“新”與“舊”

研究性修繕考古項目技工楊戰杰(中)在施工前劃設考古發掘范圍(8月17日攝)。

時值末伏,北京市北郊山脊上,箭扣長城的兩個修繕段施工正酣。位于箭扣長城西面的“西大墻”是箭扣長城第四期修繕工程所在地,長達1678米的墻體上坐落著8個敵臺。按計劃第四期修繕工程將于10月底完工,目前工程已完成約70%。

長城修繕依然堅持“最小干預、修舊如舊”原則,盡量用老磚、循古法,在保證長城本體安全的前提下,保留長城的“舊”,這已是近年來北京市修繕長城的成熟經驗。

“西大墻”東南方向、長約486米(141至145號敵臺)的墻體上正在開展一場“研究性修繕”。與一般性修繕工程不同,研究性修繕不僅要排險、加固,還要通過考古、建筑、材料、施工技術、植物等多學科合作,研究長城本體的演變過程、病害成因、賦存環境等。在現場,北京市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員尚珩指著145號敵臺一處坍塌的墻體說:“殘貌本就是長城古遺跡文化的一部分,我們選擇保留這種坍塌狀態而不去復原,讓更多人了解墻體的病害根源和倒塌時序。”

自2021年起,北京市把長城保護工作的重心由長城一般性保護工程向研究性修繕項目轉變,這是一次對長城保護修繕的新探索。通過前期考古,箭扣長城的研究性修繕已完成145、144、143號敵臺的發掘工作。文保人員明確了敵臺的建筑形制、工程做法,首次發現敵臺內部的明代火炕、灶址等生活設施遺跡,還出土了明代石碑、瓦當、武器等文物,有助于了解古代戍邊將士的生活,為后續修繕方案提供設計依據。

箭扣長城修繕項目是長城國家文化公園(北京段)建設的重點項目。目前,總長約10公里的箭扣長城已完成和正在修繕的段落已達5公里。經國家文物局同意,全國首個長城保護修復實踐基地于2020年9月在箭扣長城腳下掛牌成立,對全國長城保護工作起到了示范推動效果。

新華社記者 李京 攝

理念創新 箭扣長城修繕的“新”與“舊”

工人在研究性修繕段一處考古點進行考古發掘工作(8月17日攝)。

時值末伏,北京市北郊山脊上,箭扣長城的兩個修繕段施工正酣。位于箭扣長城西面的“西大墻”是箭扣長城第四期修繕工程所在地,長達1678米的墻體上坐落著8個敵臺。按計劃第四期修繕工程將于10月底完工,目前工程已完成約70%。

長城修繕依然堅持“最小干預、修舊如舊”原則,盡量用老磚、循古法,在保證長城本體安全的前提下,保留長城的“舊”,這已是近年來北京市修繕長城的成熟經驗。

“西大墻”東南方向、長約486米(141至145號敵臺)的墻體上正在開展一場“研究性修繕”。與一般性修繕工程不同,研究性修繕不僅要排險、加固,還要通過考古、建筑、材料、施工技術、植物等多學科合作,研究長城本體的演變過程、病害成因、賦存環境等。在現場,北京市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員尚珩指著145號敵臺一處坍塌的墻體說:“殘貌本就是長城古遺跡文化的一部分,我們選擇保留這種坍塌狀態而不去復原,讓更多人了解墻體的病害根源和倒塌時序。”

自2021年起,北京市把長城保護工作的重心由長城一般性保護工程向研究性修繕項目轉變,這是一次對長城保護修繕的新探索。通過前期考古,箭扣長城的研究性修繕已完成145、144、143號敵臺的發掘工作。文保人員明確了敵臺的建筑形制、工程做法,首次發現敵臺內部的明代火炕、灶址等生活設施遺跡,還出土了明代石碑、瓦當、武器等文物,有助于了解古代戍邊將士的生活,為后續修繕方案提供設計依據。

箭扣長城修繕項目是長城國家文化公園(北京段)建設的重點項目。目前,總長約10公里的箭扣長城已完成和正在修繕的段落已達5公里。經國家文物局同意,全國首個長城保護修復實踐基地于2020年9月在箭扣長城腳下掛牌成立,對全國長城保護工作起到了示范推動效果。

新華社記者 陳鐘昊 攝

理念創新 箭扣長城修繕的“新”與“舊”

工程師程永茂站在“西大墻”段157號敵臺門口,眼前的臺階經修繕后恢復舊貌(8月16日攝)。

時值末伏,北京市北郊山脊上,箭扣長城的兩個修繕段施工正酣。位于箭扣長城西面的“西大墻”是箭扣長城第四期修繕工程所在地,長達1678米的墻體上坐落著8個敵臺。按計劃第四期修繕工程將于10月底完工,目前工程已完成約70%。

長城修繕依然堅持“最小干預、修舊如舊”原則,盡量用老磚、循古法,在保證長城本體安全的前提下,保留長城的“舊”,這已是近年來北京市修繕長城的成熟經驗。

“西大墻”東南方向、長約486米(141至145號敵臺)的墻體上正在開展一場“研究性修繕”。與一般性修繕工程不同,研究性修繕不僅要排險、加固,還要通過考古、建筑、材料、施工技術、植物等多學科合作,研究長城本體的演變過程、病害成因、賦存環境等。在現場,北京市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員尚珩指著145號敵臺一處坍塌的墻體說:“殘貌本就是長城古遺跡文化的一部分,我們選擇保留這種坍塌狀態而不去復原,讓更多人了解墻體的病害根源和倒塌時序。”

自2021年起,北京市把長城保護工作的重心由長城一般性保護工程向研究性修繕項目轉變,這是一次對長城保護修繕的新探索。通過前期考古,箭扣長城的研究性修繕已完成145、144、143號敵臺的發掘工作。文保人員明確了敵臺的建筑形制、工程做法,首次發現敵臺內部的明代火炕、灶址等生活設施遺跡,還出土了明代石碑、瓦當、武器等文物,有助于了解古代戍邊將士的生活,為后續修繕方案提供設計依據。

箭扣長城修繕項目是長城國家文化公園(北京段)建設的重點項目。目前,總長約10公里的箭扣長城已完成和正在修繕的段落已達5公里。經國家文物局同意,全國首個長城保護修復實踐基地于2020年9月在箭扣長城腳下掛牌成立,對全國長城保護工作起到了示范推動效果。

新華社記者 陳鐘昊 攝

理念創新 箭扣長城修繕的“新”與“舊”

一批“西大墻”段修繕所用的石料正通過索道運輸(8月16日攝)。

時值末伏,北京市北郊山脊上,箭扣長城的兩個修繕段施工正酣。位于箭扣長城西面的“西大墻”是箭扣長城第四期修繕工程所在地,長達1678米的墻體上坐落著8個敵臺。按計劃第四期修繕工程將于10月底完工,目前工程已完成約70%。

長城修繕依然堅持“最小干預、修舊如舊”原則,盡量用老磚、循古法,在保證長城本體安全的前提下,保留長城的“舊”,這已是近年來北京市修繕長城的成熟經驗。

“西大墻”東南方向、長約486米(141至145號敵臺)的墻體上正在開展一場“研究性修繕”。與一般性修繕工程不同,研究性修繕不僅要排險、加固,還要通過考古、建筑、材料、施工技術、植物等多學科合作,研究長城本體的演變過程、病害成因、賦存環境等。在現場,北京市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員尚珩指著145號敵臺一處坍塌的墻體說:“殘貌本就是長城古遺跡文化的一部分,我們選擇保留這種坍塌狀態而不去復原,讓更多人了解墻體的病害根源和倒塌時序。”

自2021年起,北京市把長城保護工作的重心由長城一般性保護工程向研究性修繕項目轉變,這是一次對長城保護修繕的新探索。通過前期考古,箭扣長城的研究性修繕已完成145、144、143號敵臺的發掘工作。文保人員明確了敵臺的建筑形制、工程做法,首次發現敵臺內部的明代火炕、灶址等生活設施遺跡,還出土了明代石碑、瓦當、武器等文物,有助于了解古代戍邊將士的生活,為后續修繕方案提供設計依據。

箭扣長城修繕項目是長城國家文化公園(北京段)建設的重點項目。目前,總長約10公里的箭扣長城已完成和正在修繕的段落已達5公里。經國家文物局同意,全國首個長城保護修復實踐基地于2020年9月在箭扣長城腳下掛牌成立,對全國長城保護工作起到了示范推動效果。

新華社記者 陳鐘昊 攝

理念創新 箭扣長城修繕的“新”與“舊”

研究性修繕段145號敵臺二層,地面右上方一處倒塌的邊墻反映了墻體坍塌的時序,后續將對其進行研究性展示(8月17日攝)。

時值末伏,北京市北郊山脊上,箭扣長城的兩個修繕段施工正酣。位于箭扣長城西面的“西大墻”是箭扣長城第四期修繕工程所在地,長達1678米的墻體上坐落著8個敵臺。按計劃第四期修繕工程將于10月底完工,目前工程已完成約70%。

長城修繕依然堅持“最小干預、修舊如舊”原則,盡量用老磚、循古法,在保證長城本體安全的前提下,保留長城的“舊”,這已是近年來北京市修繕長城的成熟經驗。

“西大墻”東南方向、長約486米(141至145號敵臺)的墻體上正在開展一場“研究性修繕”。與一般性修繕工程不同,研究性修繕不僅要排險、加固,還要通過考古、建筑、材料、施工技術、植物等多學科合作,研究長城本體的演變過程、病害成因、賦存環境等。在現場,北京市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員尚珩指著145號敵臺一處坍塌的墻體說:“殘貌本就是長城古遺跡文化的一部分,我們選擇保留這種坍塌狀態而不去復原,讓更多人了解墻體的病害根源和倒塌時序。”

自2021年起,北京市把長城保護工作的重心由長城一般性保護工程向研究性修繕項目轉變,這是一次對長城保護修繕的新探索。通過前期考古,箭扣長城的研究性修繕已完成145、144、143號敵臺的發掘工作。文保人員明確了敵臺的建筑形制、工程做法,首次發現敵臺內部的明代火炕、灶址等生活設施遺跡,還出土了明代石碑、瓦當、武器等文物,有助于了解古代戍邊將士的生活,為后續修繕方案提供設計依據。

箭扣長城修繕項目是長城國家文化公園(北京段)建設的重點項目。目前,總長約10公里的箭扣長城已完成和正在修繕的段落已達5公里。經國家文物局同意,全國首個長城保護修復實踐基地于2020年9月在箭扣長城腳下掛牌成立,對全國長城保護工作起到了示范推動效果。

新華社記者 陳鐘昊 攝

理念創新 箭扣長城修繕的“新”與“舊”

工人在研究性修繕段一處考古點清理泥土(8月17日攝)。

時值末伏,北京市北郊山脊上,箭扣長城的兩個修繕段施工正酣。位于箭扣長城西面的“西大墻”是箭扣長城第四期修繕工程所在地,長達1678米的墻體上坐落著8個敵臺。按計劃第四期修繕工程將于10月底完工,目前工程已完成約70%。

長城修繕依然堅持“最小干預、修舊如舊”原則,盡量用老磚、循古法,在保證長城本體安全的前提下,保留長城的“舊”,這已是近年來北京市修繕長城的成熟經驗。

“西大墻”東南方向、長約486米(141至145號敵臺)的墻體上正在開展一場“研究性修繕”。與一般性修繕工程不同,研究性修繕不僅要排險、加固,還要通過考古、建筑、材料、施工技術、植物等多學科合作,研究長城本體的演變過程、病害成因、賦存環境等。在現場,北京市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員尚珩指著145號敵臺一處坍塌的墻體說:“殘貌本就是長城古遺跡文化的一部分,我們選擇保留這種坍塌狀態而不去復原,讓更多人了解墻體的病害根源和倒塌時序。”

自2021年起,北京市把長城保護工作的重心由長城一般性保護工程向研究性修繕項目轉變,這是一次對長城保護修繕的新探索。通過前期考古,箭扣長城的研究性修繕已完成145、144、143號敵臺的發掘工作。文保人員明確了敵臺的建筑形制、工程做法,首次發現敵臺內部的明代火炕、灶址等生活設施遺跡,還出土了明代石碑、瓦當、武器等文物,有助于了解古代戍邊將士的生活,為后續修繕方案提供設計依據。

箭扣長城修繕項目是長城國家文化公園(北京段)建設的重點項目。目前,總長約10公里的箭扣長城已完成和正在修繕的段落已達5公里。經國家文物局同意,全國首個長城保護修復實踐基地于2020年9月在箭扣長城腳下掛牌成立,對全國長城保護工作起到了示范推動效果。

新華社記者 陳鐘昊 攝

理念創新 箭扣長城修繕的“新”與“舊”

這是箭扣長城“西大墻”段(8月16日手機拍攝)。

時值末伏,北京市北郊山脊上,箭扣長城的兩個修繕段施工正酣。位于箭扣長城西面的“西大墻”是箭扣長城第四期修繕工程所在地,長達1678米的墻體上坐落著8個敵臺。按計劃第四期修繕工程將于10月底完工,目前工程已完成約70%。

長城修繕依然堅持“最小干預、修舊如舊”原則,盡量用老磚、循古法,在保證長城本體安全的前提下,保留長城的“舊”,這已是近年來北京市修繕長城的成熟經驗。

“西大墻”東南方向、長約486米(141至145號敵臺)的墻體上正在開展一場“研究性修繕”。與一般性修繕工程不同,研究性修繕不僅要排險、加固,還要通過考古、建筑、材料、施工技術、植物等多學科合作,研究長城本體的演變過程、病害成因、賦存環境等。在現場,北京市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員尚珩指著145號敵臺一處坍塌的墻體說:“殘貌本就是長城古遺跡文化的一部分,我們選擇保留這種坍塌狀態而不去復原,讓更多人了解墻體的病害根源和倒塌時序。”

自2021年起,北京市把長城保護工作的重心由長城一般性保護工程向研究性修繕項目轉變,這是一次對長城保護修繕的新探索。通過前期考古,箭扣長城的研究性修繕已完成145、144、143號敵臺的發掘工作。文保人員明確了敵臺的建筑形制、工程做法,首次發現敵臺內部的明代火炕、灶址等生活設施遺跡,還出土了明代石碑、瓦當、武器等文物,有助于了解古代戍邊將士的生活,為后續修繕方案提供設計依據。

箭扣長城修繕項目是長城國家文化公園(北京段)建設的重點項目。目前,總長約10公里的箭扣長城已完成和正在修繕的段落已達5公里。經國家文物局同意,全國首個長城保護修復實踐基地于2020年9月在箭扣長城腳下掛牌成立,對全國長城保護工作起到了示范推動效果。

新華社記者 陳曄華 攝

理念創新 箭扣長城修繕的“新”與“舊”

66歲的工程師程永茂(前)和工友在“西大墻”段向修繕工地行進(8月16日攝)。

時值末伏,北京市北郊山脊上,箭扣長城的兩個修繕段施工正酣。位于箭扣長城西面的“西大墻”是箭扣長城第四期修繕工程所在地,長達1678米的墻體上坐落著8個敵臺。按計劃第四期修繕工程將于10月底完工,目前工程已完成約70%。

長城修繕依然堅持“最小干預、修舊如舊”原則,盡量用老磚、循古法,在保證長城本體安全的前提下,保留長城的“舊”,這已是近年來北京市修繕長城的成熟經驗。

“西大墻”東南方向、長約486米(141至145號敵臺)的墻體上正在開展一場“研究性修繕”。與一般性修繕工程不同,研究性修繕不僅要排險、加固,還要通過考古、建筑、材料、施工技術、植物等多學科合作,研究長城本體的演變過程、病害成因、賦存環境等。在現場,北京市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員尚珩指著145號敵臺一處坍塌的墻體說:“殘貌本就是長城古遺跡文化的一部分,我們選擇保留這種坍塌狀態而不去復原,讓更多人了解墻體的病害根源和倒塌時序。”

自2021年起,北京市把長城保護工作的重心由長城一般性保護工程向研究性修繕項目轉變,這是一次對長城保護修繕的新探索。通過前期考古,箭扣長城的研究性修繕已完成145、144、143號敵臺的發掘工作。文保人員明確了敵臺的建筑形制、工程做法,首次發現敵臺內部的明代火炕、灶址等生活設施遺跡,還出土了明代石碑、瓦當、武器等文物,有助于了解古代戍邊將士的生活,為后續修繕方案提供設計依據。

箭扣長城修繕項目是長城國家文化公園(北京段)建設的重點項目。目前,總長約10公里的箭扣長城已完成和正在修繕的段落已達5公里。經國家文物局同意,全國首個長城保護修復實踐基地于2020年9月在箭扣長城腳下掛牌成立,對全國長城保護工作起到了示范推動效果。

新華社記者 陳曄華 攝

理念創新 箭扣長城修繕的“新”與“舊”

這是箭扣長城“西大墻”段(8月16日攝,無人機照片)。

時值末伏,北京市北郊山脊上,箭扣長城的兩個修繕段施工正酣。位于箭扣長城西面的“西大墻”是箭扣長城第四期修繕工程所在地,長達1678米的墻體上坐落著8個敵臺。按計劃第四期修繕工程將于10月底完工,目前工程已完成約70%。

長城修繕依然堅持“最小干預、修舊如舊”原則,盡量用老磚、循古法,在保證長城本體安全的前提下,保留長城的“舊”,這已是近年來北京市修繕長城的成熟經驗。

“西大墻”東南方向、長約486米(141至145號敵臺)的墻體上正在開展一場“研究性修繕”。與一般性修繕工程不同,研究性修繕不僅要排險、加固,還要通過考古、建筑、材料、施工技術、植物等多學科合作,研究長城本體的演變過程、病害成因、賦存環境等。在現場,北京市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員尚珩指著145號敵臺一處坍塌的墻體說:“殘貌本就是長城古遺跡文化的一部分,我們選擇保留這種坍塌狀態而不去復原,讓更多人了解墻體的病害根源和倒塌時序。”

自2021年起,北京市把長城保護工作的重心由長城一般性保護工程向研究性修繕項目轉變,這是一次對長城保護修繕的新探索。通過前期考古,箭扣長城的研究性修繕已完成145、144、143號敵臺的發掘工作。文保人員明確了敵臺的建筑形制、工程做法,首次發現敵臺內部的明代火炕、灶址等生活設施遺跡,還出土了明代石碑、瓦當、武器等文物,有助于了解古代戍邊將士的生活,為后續修繕方案提供設計依據。

箭扣長城修繕項目是長城國家文化公園(北京段)建設的重點項目。目前,總長約10公里的箭扣長城已完成和正在修繕的段落已達5公里。經國家文物局同意,全國首個長城保護修復實踐基地于2020年9月在箭扣長城腳下掛牌成立,對全國長城保護工作起到了示范推動效果。

新華社記者 陳曄華 攝

理念創新 箭扣長城修繕的“新”與“舊”

工人在“西大墻”段南端的“北京結”敵臺下鋪砌臺階(8月16日攝)。

時值末伏,北京市北郊山脊上,箭扣長城的兩個修繕段施工正酣。位于箭扣長城西面的“西大墻”是箭扣長城第四期修繕工程所在地,長達1678米的墻體上坐落著8個敵臺。按計劃第四期修繕工程將于10月底完工,目前工程已完成約70%。

長城修繕依然堅持“最小干預、修舊如舊”原則,盡量用老磚、循古法,在保證長城本體安全的前提下,保留長城的“舊”,這已是近年來北京市修繕長城的成熟經驗。

“西大墻”東南方向、長約486米(141至145號敵臺)的墻體上正在開展一場“研究性修繕”。與一般性修繕工程不同,研究性修繕不僅要排險、加固,還要通過考古、建筑、材料、施工技術、植物等多學科合作,研究長城本體的演變過程、病害成因、賦存環境等。在現場,北京市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員尚珩指著145號敵臺一處坍塌的墻體說:“殘貌本就是長城古遺跡文化的一部分,我們選擇保留這種坍塌狀態而不去復原,讓更多人了解墻體的病害根源和倒塌時序。”

自2021年起,北京市把長城保護工作的重心由長城一般性保護工程向研究性修繕項目轉變,這是一次對長城保護修繕的新探索。通過前期考古,箭扣長城的研究性修繕已完成145、144、143號敵臺的發掘工作。文保人員明確了敵臺的建筑形制、工程做法,首次發現敵臺內部的明代火炕、灶址等生活設施遺跡,還出土了明代石碑、瓦當、武器等文物,有助于了解古代戍邊將士的生活,為后續修繕方案提供設計依據。

箭扣長城修繕項目是長城國家文化公園(北京段)建設的重點項目。目前,總長約10公里的箭扣長城已完成和正在修繕的段落已達5公里。經國家文物局同意,全國首個長城保護修復實踐基地于2020年9月在箭扣長城腳下掛牌成立,對全國長城保護工作起到了示范推動效果。

新華社記者 陳曄華 攝

理念創新 箭扣長城修繕的“新”與“舊”

在“西大墻”段,工人給修繕長城用的磚塊澆水,使磚塊粘合更牢固(8月16日攝)。

時值末伏,北京市北郊山脊上,箭扣長城的兩個修繕段施工正酣。位于箭扣長城西面的“西大墻”是箭扣長城第四期修繕工程所在地,長達1678米的墻體上坐落著8個敵臺。按計劃第四期修繕工程將于10月底完工,目前工程已完成約70%。

長城修繕依然堅持“最小干預、修舊如舊”原則,盡量用老磚、循古法,在保證長城本體安全的前提下,保留長城的“舊”,這已是近年來北京市修繕長城的成熟經驗。

“西大墻”東南方向、長約486米(141至145號敵臺)的墻體上正在開展一場“研究性修繕”。與一般性修繕工程不同,研究性修繕不僅要排險、加固,還要通過考古、建筑、材料、施工技術、植物等多學科合作,研究長城本體的演變過程、病害成因、賦存環境等。在現場,北京市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員尚珩指著145號敵臺一處坍塌的墻體說:“殘貌本就是長城古遺跡文化的一部分,我們選擇保留這種坍塌狀態而不去復原,讓更多人了解墻體的病害根源和倒塌時序。”

自2021年起,北京市把長城保護工作的重心由長城一般性保護工程向研究性修繕項目轉變,這是一次對長城保護修繕的新探索。通過前期考古,箭扣長城的研究性修繕已完成145、144、143號敵臺的發掘工作。文保人員明確了敵臺的建筑形制、工程做法,首次發現敵臺內部的明代火炕、灶址等生活設施遺跡,還出土了明代石碑、瓦當、武器等文物,有助于了解古代戍邊將士的生活,為后續修繕方案提供設計依據。

箭扣長城修繕項目是長城國家文化公園(北京段)建設的重點項目。目前,總長約10公里的箭扣長城已完成和正在修繕的段落已達5公里。經國家文物局同意,全國首個長城保護修復實踐基地于2020年9月在箭扣長城腳下掛牌成立,對全國長城保護工作起到了示范推動效果。

新華社記者 陳曄華 攝

理念創新 箭扣長城修繕的“新”與“舊”

工人在一處研究性修繕工地上吃午飯(8月17日攝)。

時值末伏,北京市北郊山脊上,箭扣長城的兩個修繕段施工正酣。位于箭扣長城西面的“西大墻”是箭扣長城第四期修繕工程所在地,長達1678米的墻體上坐落著8個敵臺。按計劃第四期修繕工程將于10月底完工,目前工程已完成約70%。

長城修繕依然堅持“最小干預、修舊如舊”原則,盡量用老磚、循古法,在保證長城本體安全的前提下,保留長城的“舊”,這已是近年來北京市修繕長城的成熟經驗。

“西大墻”東南方向、長約486米(141至145號敵臺)的墻體上正在開展一場“研究性修繕”。與一般性修繕工程不同,研究性修繕不僅要排險、加固,還要通過考古、建筑、材料、施工技術、植物等多學科合作,研究長城本體的演變過程、病害成因、賦存環境等。在現場,北京市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員尚珩指著145號敵臺一處坍塌的墻體說:“殘貌本就是長城古遺跡文化的一部分,我們選擇保留這種坍塌狀態而不去復原,讓更多人了解墻體的病害根源和倒塌時序。”

自2021年起,北京市把長城保護工作的重心由長城一般性保護工程向研究性修繕項目轉變,這是一次對長城保護修繕的新探索。通過前期考古,箭扣長城的研究性修繕已完成145、144、143號敵臺的發掘工作。文保人員明確了敵臺的建筑形制、工程做法,首次發現敵臺內部的明代火炕、灶址等生活設施遺跡,還出土了明代石碑、瓦當、武器等文物,有助于了解古代戍邊將士的生活,為后續修繕方案提供設計依據。

箭扣長城修繕項目是長城國家文化公園(北京段)建設的重點項目。目前,總長約10公里的箭扣長城已完成和正在修繕的段落已達5公里。經國家文物局同意,全國首個長城保護修復實踐基地于2020年9月在箭扣長城腳下掛牌成立,對全國長城保護工作起到了示范推動效果。

新華社記者 陳曄華 攝

理念創新 箭扣長城修繕的“新”與“舊”

媒體記者在研究性修繕段145號敵臺上采訪近期考古新發現(8月17日攝)。

時值末伏,北京市北郊山脊上,箭扣長城的兩個修繕段施工正酣。位于箭扣長城西面的“西大墻”是箭扣長城第四期修繕工程所在地,長達1678米的墻體上坐落著8個敵臺。按計劃第四期修繕工程將于10月底完工,目前工程已完成約70%。

長城修繕依然堅持“最小干預、修舊如舊”原則,盡量用老磚、循古法,在保證長城本體安全的前提下,保留長城的“舊”,這已是近年來北京市修繕長城的成熟經驗。

“西大墻”東南方向、長約486米(141至145號敵臺)的墻體上正在開展一場“研究性修繕”。與一般性修繕工程不同,研究性修繕不僅要排險、加固,還要通過考古、建筑、材料、施工技術、植物等多學科合作,研究長城本體的演變過程、病害成因、賦存環境等。在現場,北京市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員尚珩指著145號敵臺一處坍塌的墻體說:“殘貌本就是長城古遺跡文化的一部分,我們選擇保留這種坍塌狀態而不去復原,讓更多人了解墻體的病害根源和倒塌時序。”

自2021年起,北京市把長城保護工作的重心由長城一般性保護工程向研究性修繕項目轉變,這是一次對長城保護修繕的新探索。通過前期考古,箭扣長城的研究性修繕已完成145、144、143號敵臺的發掘工作。文保人員明確了敵臺的建筑形制、工程做法,首次發現敵臺內部的明代火炕、灶址等生活設施遺跡,還出土了明代石碑、瓦當、武器等文物,有助于了解古代戍邊將士的生活,為后續修繕方案提供設計依據。

箭扣長城修繕項目是長城國家文化公園(北京段)建設的重點項目。目前,總長約10公里的箭扣長城已完成和正在修繕的段落已達5公里。經國家文物局同意,全國首個長城保護修復實踐基地于2020年9月在箭扣長城腳下掛牌成立,對全國長城保護工作起到了示范推動效果。

新華社記者 陳曄華 攝

理念創新 箭扣長城修繕的“新”與“舊”

工人在“西大墻”段南端的“北京結”敵臺下鋪砌臺階(8月16日攝)。

時值末伏,北京市北郊山脊上,箭扣長城的兩個修繕段施工正酣。位于箭扣長城西面的“西大墻”是箭扣長城第四期修繕工程所在地,長達1678米的墻體上坐落著8個敵臺。按計劃第四期修繕工程將于10月底完工,目前工程已完成約70%。

長城修繕依然堅持“最小干預、修舊如舊”原則,盡量用老磚、循古法,在保證長城本體安全的前提下,保留長城的“舊”,這已是近年來北京市修繕長城的成熟經驗。

“西大墻”東南方向、長約486米(141至145號敵臺)的墻體上正在開展一場“研究性修繕”。與一般性修繕工程不同,研究性修繕不僅要排險、加固,還要通過考古、建筑、材料、施工技術、植物等多學科合作,研究長城本體的演變過程、病害成因、賦存環境等。在現場,北京市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員尚珩指著145號敵臺一處坍塌的墻體說:“殘貌本就是長城古遺跡文化的一部分,我們選擇保留這種坍塌狀態而不去復原,讓更多人了解墻體的病害根源和倒塌時序。”

自2021年起,北京市把長城保護工作的重心由長城一般性保護工程向研究性修繕項目轉變,這是一次對長城保護修繕的新探索。通過前期考古,箭扣長城的研究性修繕已完成145、144、143號敵臺的發掘工作。文保人員明確了敵臺的建筑形制、工程做法,首次發現敵臺內部的明代火炕、灶址等生活設施遺跡,還出土了明代石碑、瓦當、武器等文物,有助于了解古代戍邊將士的生活,為后續修繕方案提供設計依據。

箭扣長城修繕項目是長城國家文化公園(北京段)建設的重點項目。目前,總長約10公里的箭扣長城已完成和正在修繕的段落已達5公里。經國家文物局同意,全國首個長城保護修復實踐基地于2020年9月在箭扣長城腳下掛牌成立,對全國長城保護工作起到了示范推動效果。

新華社記者 陳曄華 攝

免責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駐馬店廣視網、駐馬店融媒、駐馬店網絡問政、掌上駐馬店、駐馬店頭條、駐馬店廣播電視臺)”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作品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凡是本網原創的作品,拒絕任何不保留版權的轉載,如需轉載請標注來源并添加本文鏈接:http://www.vayoma.com/showinfo-33-277586-0.html,否則承擔相應法律后果。

  • 責任編輯 / 魏敏

  • 審核 / 李俊杰 劉曉明
  • 終審 / 平筠
  • 上一篇:處暑:最好新秋時
  • 下一篇:多家航司上線“未來飛”產品 秋冬旅游市場有望回暖
  • 少妇一级婬片内射视频,亚洲黄色网站在线看,国产精品福利无码成人,在线国产一区二区

    <u id="wicv4"></u>

    <u id="wicv4"><video id="wicv4"><input id="wicv4"></input></video></u><i id="wicv4"><source id="wicv4"><input id="wicv4"></input></source></i>